獨居老人

阿興伯是社會局轉介到中華恩友中心的個案。
第一次從書上看到這個字眼:「顫抖的貧窮」(quivering poverty),我一直覺得疑惑覺得顫抖這一詞似乎有點誇張跟多餘。 著到遇見阿興伯,我才逐漸體會到這句形容詞裡面包含著的辛酸與淚水。 阿興伯是社會局轉介到中華恩友中心的個案 .......
戴著口罩的阿姨,獨自住在靠近北門路旁的小屋裡。
戴著口罩的阿姨,獨自住在靠近北門路旁的小屋裡。小屋是鄰居的憐憫無條件不用房租提供的。這一日,她病了,咳嗽咳個不停。突然間,坐在她旁邊的兩位家人離開座位,彷彿嫌棄著她的咳嗽聲。她很無奈的說著:「我沒有錢看醫生....」。我站在講台上帶唱詩歌,想著該走下去安慰她的。......
他是雄伯,今年74歲,一個人住在頭份東興大橋堤防邊的廢棄屋中已經好幾年。
星期日中午一個姐妹(相片中背對鏡頭者,為善不欲人知)告訴我,有個老人家行動不是很方便,一個人住在堤防邊的破屋中,星期一到五中午有鎮公所的人會送便當,但是每到假日就沒人送,有時候吃前一天吃不完的便當,或是其他好心人給的麵包,問我可不可以去看他,於是我開著車跟他一起去。......
他是阿成,將近70歲的老阿伯,身體還十分硬朗,老是跟我們展示他的肌肉,告訴我們他以前當兵是蛙人部隊的班長。
他是阿成,將近70歲的老阿伯,身體還十分硬朗,老是跟我們展示他的肌肉,告訴我們他以前當兵是蛙人部隊的班長。 阿成平時沉默寡言不愛說話,除非萬不得已才開金口。每每一開口都讓人覺得讚嘆不已。
獨眼滑行的蓮阿嬤
80歲的獨居阿嬤,獨眼、重聽,被棄養。總是騎著一部老舊的腳踏車從鐵支路的另一端慢慢來到台南恩友中心。她是蓮阿嬤。我初來台南恩友的時候,就認識蓮阿嬤了那時只覺得她聲音很宏亮,雖然不會唱詩歌,卻很喜歡替大家打拍子,而且節奏感奇準無比。......
新竹市區的陳姐妹不良於行,拖著疲憊的步伐,透過天主堂耶穌會的呂社工,來到恩友中心新竹教會求助……
新竹市區的陳姐妹不良於行,拖著疲憊的步伐,透過天主堂耶穌會的呂社工,來到恩友中心新竹教會求助。陳姐妹在同工的詢問下,才緩緩的說出了她的遭遇。人性的堅強,總是敵不過現實生活當中無情的打擊,原來惟一賴以過活相依為命的親生子,雖是智能不足,但頗懂得孝順母親......
養貓的阿嬤
第一次去探訪阿嬤的時候,一開門就被急竄而出的貓咪嚇了一跳。在一方租來的小小斗室裡頭,阿嬤看著兩隻貓咪對著我說:「別人都笑我自己都吃不飽了,還養什麼貓。」「若是無這兩隻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住在茫阿埔‧‧‧」阿嬤輕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