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老人

愛的淚珠

一個子宮癌末期的老母親,帶著重度智障的兩個兒子住在不大的矮屋裡。第一次隨著里長夫妻去探訪的時候,是個悲傷的場景。

大家都叫她阿昭。  住在市區角落的小房子裡。獨居。
大家都叫她阿昭。 住在市區角落的小房子裡。獨居。 阿昭原本是我們的弱勢關懷戶,在送了幾次愛心物資之後,她向我們表示可以不用送物資了,她想到教會來用餐。 「送這些物資來我很感激,但是水電瓦斯實在負擔不起……」阿昭坦然的說道。 她開始來台南恩友中心用餐 .......
我們在阿嬤家外頭按了很久的門鈴,一直不見阿嬤來開門,打了她的手機有接通,卻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
我們在阿嬤家外頭按了很久的門鈴,一直不見阿嬤來開門,打了她的手機有接通,卻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 我們耐心等著,良久,阿嬤開了門。 「拍謝,哇中風阿...」阿嬤吃力地說著。看著阿嬤歪斜的嘴,左手半握著無法張開,我們很難過。只不過一個月未見,阿嬤歷經中風 .......
阿嬤每天都來台南恩友用餐。 很瘦很小的阿嬤。 因為重聽,所以很少回別人的話,漸漸地,大家都不跟她說話了。
阿嬤每天都來台南恩友用餐。 很瘦很小的阿嬤。 因為重聽,所以很少回別人的話,漸漸地,大家都不跟她說話了。 她變得好孤獨,好孤獨...... 總是默默坐在位子上,默默吃飯,默默看著眼前人物景物的流動 ......
小小的斗室哩,擺著一張木板床,一旁是簡陋的廚房,飯桌上有些未吃完的麵條跟空罐頭。
小小的斗室哩,擺著一張木板床,一旁是簡陋的廚房,飯桌上有些未吃完的麵條跟空罐頭。 獨居的阿嬤很客氣,但不時露出一些憂傷 ........ 不住地跟我們說著謝謝。 去探望阿嬤的時候,調幅電音裡傳來潘越雲的歌聲:咱兩人相欠債,你欠阮有較多 ........ 一直想不起是哪首歌 .......
她住在這,不是身後的房子,而是房子與另一堵圍牆的夾縫中。
她住在這,不是身後的房子,而是房子與另一堵圍牆的夾縫中。裡頭有一張床,一張椅子,還有擺在外頭的這張拼湊的桌子。 夜深的時候,隨便幾片木板遮在門口,風很容易從夾縫中灌進去。 下雨了,要拼命把身子往內縮,閃過傾盆的雨滴。陪她說話,心就異常的疼痛 ......
恩友濟貧故事位於三民區中仁街角落的大樓。
恩友濟貧故事位於三民區中仁街角落的大樓。屋主把整棟樓隔成一間間狹窄的雅房出租,住了數十戶的人家。 有做粗工的,有菜市場的小販 ,也有失業待業中的朋友,以及被棄養的老人. 去探訪大姊的時候,她很誠實的告訴我們,她跟丈夫年輕的時候沉迷於簽賭大家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