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故事

第一次去探訪他們夫妻那天,外頭天氣陰鬱,屋內濕氣很重,地板是歲月侵蝕造成的斑駁。
第一次去探訪他們夫妻那天,外頭天氣陰鬱,屋內濕氣很重,地板是歲月侵蝕造成的斑駁。屋內分成兩個部分,客廳與臥室共用,廚房與浴室共在一邊。狹長老舊的平房。 想著出發前看過的資料,先生五十多歲,太太四十多(中度智能不足)。原本以為又將面對愁苦的沉重氛圍的,卻發覺先生很樂觀很健談 ......
每次去探訪天賜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好像在「讀一個人」。
作家說:我們閱讀書籍,然而我們也閱讀繪畫,閱讀雕刻,閱讀音樂,還有,閱讀人。 每次去探訪天賜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好像在「讀一個人」。不只是看著他,認識他,也要深入理解與他相關的一切。 天賜住在佳里,離佳里恩友中心不很遠 .....
 本以為只是阿嬤帶著孫女努力生活等待兒子出獄的,直到每個月的探訪,發覺阿嬤怎麼越來越瘦
本以為只是阿嬤帶著孫女努力生活等待兒子出獄的,直到每個月的探訪,發覺阿嬤怎麼越來越瘦,追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得了癌症。 堅強的阿嬤一直忍住淚水,直到小孫女跑出門口跟小朋友玩,眼淚方奪眶而出 ......
阿姨的身體不是很好,去探訪她的時候,她幾乎無法久坐。
阿姨的身體不是很好,去探訪她的時候,她幾乎無法久坐。 更生人的兒子出去工地做粗工了。她一直望著門外,等待著兒子放工。 「這孩子不是不肯做,就怕他領了錢又去喝酒,不回來...」阿姨輕聲說著。 她說兒子犯過錯,身上貼了記號,找工作不容易 .......
小小的斗室哩,擺著一張木板床,一旁是簡陋的廚房,飯桌上有些未吃完的麵條跟空罐頭。
小小的斗室哩,擺著一張木板床,一旁是簡陋的廚房,飯桌上有些未吃完的麵條跟空罐頭。 獨居的阿嬤很客氣,但不時露出一些憂傷 ........ 不住地跟我們說著謝謝。 去探望阿嬤的時候,調幅電音裡傳來潘越雲的歌聲:咱兩人相欠債,你欠阮有較多 ........ 一直想不起是哪首歌 .......
她住在這,不是身後的房子,而是房子與另一堵圍牆的夾縫中。
她住在這,不是身後的房子,而是房子與另一堵圍牆的夾縫中。裡頭有一張床,一張椅子,還有擺在外頭的這張拼湊的桌子。 夜深的時候,隨便幾片木板遮在門口,風很容易從夾縫中灌進去。 下雨了,要拼命把身子往內縮,閃過傾盆的雨滴。陪她說話,心就異常的疼痛 ......
阿嬤跟唯一的一個孫子住在五坪不到的小屋裡。癌症的阿嬤,好瘦好瘦,幾乎可以已用骨瘦如材來形容。
阿嬤跟唯一的一個孫子住在五坪不到的小屋裡。癌症的阿嬤,好瘦好瘦,幾乎可以已用骨瘦如材來形容。但是跟阿嬤說話,感覺到她的堅強跟對於世事淡然看待。 兒子幾年前車禍去世了,更早些年,媳婦離家回到自己出生的國度,未再出現過。 「自己的兒子愛喝酒又會打老婆,媳婦跑走也是很無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