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故事

她們母女共乘著一部50cc幾乎快拋錨的機車,來到佳里恩友中心。
她們母女共乘著一部50cc幾乎快拋錨的機車,來到佳里恩友中心。 母親只有140幾公分,甚至比小學四年級的小女兒高不了多少,媽媽說他來了好幾趟了,我們好像沒有人在。 我告訴她我們去載運物資剛回來,抱歉讓她跑了這麼多趟。 其實那天我們去發放愛心關懷物資,他們剛好不在 ......
他們叫他阿冊。是恩友中心安置在中華恩友的一個個案。
他們叫他阿冊。是恩友中心安置在中華恩友的一個個案。 一年多以前,我們接到他的女兒的求援電話。說她父親在屏東枋寮老家附近到處流浪,到處乞食,處境非常難堪,她已經嫁到台南多年,服事公婆,扶養小孩,實在無餘力照顧父親 .......
來到將軍區馬沙溝的濱海村落。 沿海地帶,大地空曠廣闊。 海塘,沙洲,木麻黃。
來到將軍區馬沙溝的濱海村落。 沿海地帶,大地空曠廣闊。 海塘,沙洲,木麻黃。 群聚,櫛比鱗次的擁擠建築物,蜿蜒如迷宮,門牌號碼跳來跳去,車開進去,有種沒有退路的壓迫感 ......
第二次來到建平八街探訪他。  年紀很輕,不到四十歲,也是一位遺傳性糖尿病的患者。
第二次來到建平八街探訪他。 年紀很輕,不到四十歲,也是一位遺傳性糖尿病的患者。帶著母親以及唸國中的女兒賃屋在這裡。 缺了女主人。 母親生病了,這一次沒有起床;女兒正在拖著地。 跟他聊聊天,他說他視力退化的很快 .......
他跟我們說叫他阿木就好,可是我們都叫他阿木哥。
他每次都騎著電動代步車從西港而來。雖然我們每次都跟他說西港有段距離,我們會替他把生活物資送過去。他還是固執的要自己前來。我們依著他。 他跟我們說叫他阿木就好,可是我們都叫他阿木哥。阿木哥是天生的右手掌萎縮,領有身障證明。或許因為這樣,他極度捍衛著自己的自尊 ......
在東區大廈八樓頂樓加蓋的雅房裡,我們地一次見到了游先生。
在東區大廈八樓頂樓加蓋的雅房裡,我們地一次見到了游先生。這是我們與回社慈善會合作的第二個個案。 我們在樓下打電話給他,因為進不去大廈,八樓加蓋的雅房沒有自動開門的設備,他親自下樓來帶我們。電梯到七樓,然後在走樓梯上八樓。 通過狹窄的通路 ......
他住在好幾個四合院環繞住的中心位置的小屋裡。
他住在好幾個四合院環繞住的中心位置的小屋裡。我們的物資車停在四合院入口處,開始走進迷宮般的四合院哩,一直找不到他的住處。櫛比鱗次的古老建築,我們有些慌亂。 熱心的阿桑問我們要找誰,我們道出了姓名。 「欲找阮ㄟ國寶嗎?蝦秘代誌?」阿桑問我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