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苦人故事

抄聖歌的弟兄 --- 阿吉的故事
阿吉原本是位富家子弟,過著富裕無憂的生活,但父親經商失敗後自殺,使他內心承受極大創傷,最後成為一個遊走街頭嘴巴念念有詞的街友,長髮披肩,從不洗頭........ 然而,自從來恩友中心吃飯開始,奇妙的事開始在他身上發生.....,他的生命經歷轉變。
他是阿樹伯。 很久很久以前,他總是牽著病重的妻子一起到台南恩友來用餐。
我一直非常不忍心看這張照片。 因為它述說著一個令人落淚的故事。 他是阿樹伯。 很久很久以前,他總是牽著病重的妻子一起到台南恩友來用餐。
陳阿伯的年紀就如許多 7.8年級生的爸爸一樣。
離開了地下道,整整半年沒有見到他。陳阿伯今晚重回地下道,給其他街友帶來許多餅乾食物。他指著騎來的摩托車說,「存了點錢,買了部機車,較方便。」他說現在還是在同一間資源回收場上班,租了房子,生活很平安。還帶了一包臘肉,說要給大家加菜。
他是阿弟仔,來到中心的第一天,我還記得是個風雨交加的午後。
他是阿弟仔,來到中心的第一天,我還記得是個風雨交加的午後。當時他怯生生的站在門外,身上滿是髒汙和疲累,衣服看起來好像好幾個月沒換過一般,再加上又瘦又小的身子,他還沒開口,我的心就痛了起來。年紀還那麼小,為什麼讓我感覺好像是漂泊一生的蒼老旅人呢?......
61歲那年,陳仔認識了一個女人,兩人歡歡喜喜地去辦公證結婚。
61歲那年,陳仔認識了一個女人,兩人歡歡喜喜地去辦公證結婚。 原以為終於不用再隻身一人,有人陪他度過晚年。 不料美夢很快破碎。他沒多久中風住院,出院後老婆竟翻臉不認人,直接將他丟在恩友中心門口,讓他差一點成為街友......
大叔膚色黝黑,在街友圈裡大家喚他「黑仔」,給人感覺勤懇實在。
「你可以叫我黑仔,很黑的那個黑。」大叔膚色黝黑,在街友圈裡大家喚他「黑仔」,給人感覺勤懇實在。他說,今年身體較去年硬朗許多,所以現在晚上常會騎腳踏車趴趴走。2012年 12月27日寒冷的晚上 約莫10點 ,黑仔牽著他的腳踏車在台南公園旁的人行道迎著寒風緩步走著
黑仔的生活
2011年,恩友中心在台南成立東豐路教會後,黑仔接觸恩友,被培訓成同工。他在教會裡幫忙煮三餐,服務從四面八方而來的街友同伴。 黑仔曾說,能看到弟兄們平平安安地來用餐果腹,平平安安地離去,是最開心的事。每次餐畢,他總先在門口送走其他弟兄後,再一人默默到洗手台殷勤清洗鍋碗瓢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