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說

訴說

我一直想留住阿伯的神情,留在記憶中。

我一直想留住阿伯的神情,留在記憶中。

他是一個巴金森氏症的患者,動作遲緩,說話速度緩慢,吞嚥有些困難,有時候動作或講話會突然停滯。

但是,他的面部表情卻是如此安祥的,眼神是如此柔和的。他娓娓訴說著,自己生病了,動作越來越慢,手常常會顫抖,但是他想好好地活著。

所以他按時去看醫生,按時吃藥,也會常常讓身體動著。

他說他有個兒子,很認真去外面工作,有時候去工地當小工,有時候幫人家去果園採水果。什麼事都肯做,只是錢賺得不多,也因為要照顧老父,所以也不敢到太遠的地方工作。

跟他聊著,看著他身後斑駁,泛黃,水泥脫落的牆面.他彷彿嵌在舊畫哩,紋風不動的智者。在昏黃如夕陽尾聲的世界中,他沒有絕望。

跟他說以後每個月恩友中心會讓幹事送物資過來,他卻問我:「你..也會再來..嗎?」

我卻稍微沉默,不敢承諾他。

須臾,我才告訴他,我會再來,雖然不能每個月...

他點點頭,神情一樣的安祥。

 

故事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