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變故

輝仔他是輝仔,從認識他至今,總覺得他不像個街友。
輝仔他是輝仔,從認識他至今,總覺得他不像個街友。不管春夏秋冬,他每天一定到中心來洗澡,即使是熱水器故障的寒冬,他依舊用冰冷的水洗盡一身的塵霾。雖然只有2、3套換洗衣服,也總是每天換穿每天清洗。......
單車天涯的小董
小董他叫做小董,照片中身穿黑色T恤這位。習慣騎著單車遊蕩在府城的大街小巷,沒有目標,沒有終點,只是漫無目的地飄飄蕩蕩。直到有一天騎進了恩友中心,從此這裡成為他的庇蔭所。小董是學校教官帶來的,教官跟我們說他父親酗酒成癮,突然有一天失蹤了 ......
新竹市區的出外人
馬姓夫妻二人是原住民,為了讓二個小孩過更好的生活,遠從台東來到新竹市謀生,辛勤的夫妻二人,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家人都沉浸在快樂幸福中。不料,馬先生在工地不幸受傷,醫生宣告終生必須倚靠輪椅,馬太太在這樣的打擊下,仍堅強的一肩挑起全家生計 ......
她是阿麗姊,一位堅強的台灣妻子和母親。
堅強的女性,阿麗姊那一日,我在台南恩友們口聽見她跟來找她的朋友對話:「我卡艱苦攏不會根你借,實在很想去監獄看阮兒子....。」她是阿麗姊,一位堅強的台灣妻子和母親。阿麗姊原本是個家庭婦女,先生在建築工地當板模工,勉強維持一家的溫飽。......
她叫作阿珠,在恩友用餐將近半年了。
她叫作阿珠,在恩友用餐將近半年了。 跟一般街友不同的是,她總是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的,頭髮也削的短短的,臉上總是帶著淺淺的笑容,不愛說話,但是碰到人總會點頭致意。
前方這一對夫婦,原本在他們的家鄉有房可住,有錢可生存
前方這一對夫婦,原本在他們的家鄉有房可住,有錢可生存,但因為兒女相爭,現在身無分文的他們,生活無以為繼的他們,於是開始流浪,成為一般人所謂的「街友」。 台南恩友中心每日為街友提供晚餐的時間為下午五點,但這對夫婦當天一點就來了,婦人說:「我沒有地方去。」
他是阿弟仔,來到中心的第一天,我還記得是個風雨交加的午後。
他是阿弟仔,來到中心的第一天,我還記得是個風雨交加的午後。當時他怯生生的站在門外,身上滿是髒汙和疲累,衣服看起來好像好幾個月沒換過一般,再加上又瘦又小的身子,他還沒開口,我的心就痛了起來。年紀還那麼小,為什麼讓我感覺好像是漂泊一生的蒼老旅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