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變故

14歲那年,她不過是個青澀的小女孩,住在民風純樸的小漁村。 那日放學後的小徑上,同村的無賴男侵犯了她。
14歲那年,她不過是個青澀的小女孩,住在民風純樸的小漁村。 那日放學後的小徑上,同村的無賴男侵犯了她。她的世界從此變了樣。父母跟對方索取了一筆遮羞費,竟把寶貝女兒嫁給了那個無賴。 即使她吞下淚滴與委屈,就此過個平淡生活 ........
您聽過女性流浪者的故事嗎?  「在恩友中心的日子,是她一輩子最開心的日子...」鄧助傳跟我提起這件事的時候
您聽過女性流浪者的故事嗎? 「在恩友中心的日子,是她一輩子最開心的日子...」鄧助傳跟我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我看到她泛紅了的眼眶。 去年的八月下午,她揹著行李出現在東豐路的台南恩友中心:「請問你們可以收容我嗎?我流浪很久了...」長髮的她帶著期待的口氣輕聲問我 ......
這個孩子,身高189公分,聲音尖細,動作非常遲緩。
這個孩子,身高189公分,聲音尖細,動作非常遲緩。他叫做阿龍。他棲息在我們尚未關心到的一處地下道,有一天被人帶到台南恩友中心。他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了。 讓他吃過中餐之後,他卻不願離去了。他問我們可以讓他洗個澡嗎?可以讓他睡一晚嗎?他說地下道很多蚊子,好幾天沒有睡好了 .....
他是阿昕,剛隨著中華恩友幹事調動過來的廚房同工.
中午時分,大家都在暫時休憩的時候,我走進廚房,他碩大的身子正半蹲著拿著鐵刷細細的刷著流理台的油漬。 「先去休息,下午再刷。」 他低聲回答我:「沒關係,我不累。」 他是阿昕,剛隨著中華恩友幹事調動過來的廚房同工 .....
她第一次來台南恩友中心,是星期三的下午,我剛從嘉義恩友中心回到台南。
她第一次來台南恩友中心,是星期三的下午,我剛從嘉義恩友中心回到台南。她說她已經在東豐地下道睡了三天,已經四天沒吃了,快兩個月沒有洗澡了。阿全先給他麵包充飢,大家替她找了善心朋友奉獻的二手衣,讓她好好洗個熱水澡。...
大家都叫他阿伯。  住在東豐地下道第一個轉角處,習慣戴著毛線帽,總是望著遠處沉思著。
阿伯最愛跟我說在故鄉白河種蓮花的日子。「種蓮花沒有那麼浪漫啦,又怕天災,又要憂愁水源,更害怕蟲害......」阿伯說他的牽手以前剝蓮子老是剝到指甲斷裂,剝到指關節疼痛不堪,說著說著臉上還露出心疼的表情。「可是那時候的日子是辛苦又快活。」阿伯說著。......
他叫天國。在台南新營地區流浪將近兩年。每天靠著撿拾資源回收以及善心人士的施捨熬過一天又一天。
他有過家,簡陋的父母遺留下來的老屋。但後來有人要他簽一張單子,又有人拆他老屋,最後他被趕走。他從麻豆走到新營,開始流浪。一天又一天,睡在騎樓底下不時被人趕;睡在大排水溝邊老是碰到大雨。曾經早上起來,陪著他的是一隻很大的老鼠。在那個城市,他殘喘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