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變故

他跟我們說叫他阿木就好,可是我們都叫他阿木哥。
他每次都騎著電動代步車從西港而來。雖然我們每次都跟他說西港有段距離,我們會替他把生活物資送過去。他還是固執的要自己前來。我們依著他。 他跟我們說叫他阿木就好,可是我們都叫他阿木哥。阿木哥是天生的右手掌萎縮,領有身障證明。或許因為這樣,他極度捍衛著自己的自尊 ......
他住在好幾個四合院環繞住的中心位置的小屋裡。
他住在好幾個四合院環繞住的中心位置的小屋裡。我們的物資車停在四合院入口處,開始走進迷宮般的四合院哩,一直找不到他的住處。櫛比鱗次的古老建築,我們有些慌亂。 熱心的阿桑問我們要找誰,我們道出了姓名。 「欲找阮ㄟ國寶嗎?蝦秘代誌?」阿桑問我們 .....
他只有十五歲,國中三年級的學生.卻已經是這個家的戶長了。
他只有十五歲,國中三年級的學生.卻已經是這個家的戶長了。 父親在三年前去世,母親是外籍新娘。 住在佳里恩友中心附近的越籍單親媽媽家裡。十五歲的男孩提早長大,成了這一家的戶長。 每次去送愛心物資,總覺得他只是個孩子,卻這麼快就得肩負起一家之長的重擔 ......
小朱告訴我,原本已經結婚生子的,後來母親心臟病過世,父親已得了肝癌末期,腹部脹大,三天兩頭要帶去醫院抽去腹中的積水,醫藥費讓他工作,家庭兩頭燒

雨天的六線寬廣省道,從佳里恩友駛往台南恩友的路上。教會的休旅車滑過積水的柏油路面,飛濺起陣陣水花。

愛的淚珠

一個子宮癌末期的老母親,帶著重度智障的兩個兒子住在不大的矮屋裡。第一次隨著里長夫妻去探訪的時候,是個悲傷的場景。

他們住在佳里市區,高樓與高樓中間的矮舊平房裡面。
他們住在佳里市區,高樓與高樓中間的矮舊平房裡面。房子是租來的,原本是別人家廢棄的廳堂,房東還把門口騎樓租給別人做小吃生意。出入都得小心別碰到滾滾的油鍋。 整個客廳就是大房間,廚房跟浴室是用木板隔出來的。繁華的延平路上,車水馬龍,熙來攘往的匆匆過客,似乎從來沒有人注意過他們 .......
大家都叫她阿昭。  住在市區角落的小房子裡。獨居。
大家都叫她阿昭。 住在市區角落的小房子裡。獨居。 阿昭原本是我們的弱勢關懷戶,在送了幾次愛心物資之後,她向我們表示可以不用送物資了,她想到教會來用餐。 「送這些物資來我很感激,但是水電瓦斯實在負擔不起……」阿昭坦然的說道。 她開始來台南恩友中心用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