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仔的故事

蘇仔的故事

外表看似古意的眼鏡哥叔叔,皮膚黝黑,名叫蘇仔。

外表看似古意的眼鏡哥叔叔,皮膚黝黑,名叫蘇仔。

一直以來,蘇仔都在台南恩友(東豐路)與中華恩友(中華西路)之間來回移動著。哪間教會人手不足,他就到那間去用餐兼幫忙。從早幫到晚,然後騎著單車獨自回到台南公園的角落睡覺。

我們一直希望蘇仔來當同工,不忍他繼續過著餐風露宿的日子。可是他始終沒有點頭。

他告訴我們他的身體不好,一個晚上要跑廁所小解十幾次,不喜歡吵人的感覺。儘管我們一再表示不會介意。
 
蘇仔從小在隔代家庭長大,由阿嬤一手帶大,老家在高雄鳳山。據說一生沒見過自己的父母。阿嬤並不疼他,但是他沒有怨恨過,他說若不是阿嬤,他怎能活到現在。

國中畢業後,蘇仔就開始在田裡工作,阿嬤去世之後開始四處打工維生。從這個城市漂流到另個城市,狹縫求生。

他有過短暫的婚姻,老婆因耐不助貧困的生活而離去。幾年前,蘇仔在皮革工廠工作不慎弄傷了手,從此左手無法使力,再也找不到固定工作,平日靠著一個月4500元的殘障津貼過活。

「4500元,租了房子沒錢吃飯看病,吃了飯看了病就沒錢租房子。」他淡淡的告訴我。

自從恩友中心在台南設了兩間據點之後,他開始固定來用餐。每天早上八點不到就來報到,我們在裡頭準備事工,他就在外頭逕自拿著竹掃把勤奮地掃著周邊馬路,給人一種很愛惜這裡的感覺。

喜歡唱歌的蘇仔,每次詩歌敬拜時只要有他在,總能帶動大家大聲的情緒。哪間教會有他,哪家教會的詩歌就會唱得非常宏亮和快樂。

他是一個不是同工,工作卻比同工還賣力。

那次風雨交加的颱風日子裡,我們終於把他勸進中華恩友住了三天。這三天裡,他說這是這幾十年來睡的最安穩的日子。他每晚都感動的想哭!

颱風過後,本以為他會願意留下。不料他還是每晚都回去公園睡覺。他說,不能把這種安穩變成習慣,如果有一天又失去了,會回不去那種甘心流浪的日子。

我有點懂,卻又不是那麼的能體會一個旅人的心情。或許有些人要的,是一個完全屬於自己永不會失去的家,對於某些只能暫住的地方,他們不敢當作家。

某一天,你如果經過東豐路上,看見拿著竹掃把正在掃馬路的人,請跟他打個招呼,他是蘇仔。

文/台南恩友劉奇峰助傳

2013.10.03

------

蘇仔的新領帶

【蘇仔的新領帶】2015.02.20

過年了,蘇仔用著存了好久的錢,買了一件襯衫跟一條領帶,得意的穿戴整齊,在台南恩友中心前面掃馬路。


有人笑他街友打領帶做什麼?
他笑著:「流浪一整年,也就這麼幾天讓自己不像街友。」
聽似無奈,其實充滿了堅韌。
我微笑著,表示我懂。

【蘇仔受洗】2015.03.30

蘇仔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