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滑行的蓮阿嬤

獨眼滑行的蓮阿嬤

獨眼滑行的蓮阿嬤

80歲的獨居阿嬤,獨眼、重聽,被棄養。總是騎著一部老舊的腳踏車從鐵支路的另一端慢慢來到台南恩友中心。其實不能說是騎著,因為她都是坐在腳踏車後座,兩腳蹬地慢慢滑行過來的。

她是蓮阿嬤。我初來台南恩友的時候,就認識蓮阿嬤了那時只覺得她聲音很宏亮,雖然不會唱詩歌,卻很喜歡替大家打拍子,而且節奏感奇準無比。

因為一隻眼睛看不到的關係,蓮阿嬤盛湯的時候老是把湯灑到滿地,她自己也不知道。很多街友都因此責怪她,甚至大聲斥責她。

每當這時我都出面替她解圍,告訴大家不要為難老人家。


阿嬤很健談,喜歡跟大家聊天,每次都告訴我們她有3個子女,全部是大學畢業。大家都說她膨風,我只是納悶著,阿嬤的子女為什麼都不奉養她呢?

大年三十的晚上,阿嬤在夜色中如往常般地滑行到台南恩友,儘管我們已經用餐完畢,大家還是很熱心的替她張羅豐盛的食物,陪她慢慢吃著。

「我真的有3個子女,他們真的都是大學畢業‧‧‧」阿嬤緩緩說著,「.......可是沒有一個人肯照顧我。」

阿嬤的話讓我好難過。

「剛剛打給小女兒,她還故意說我打錯電話,然後就把電話掛了,自己的女兒的聲音我怎麼會聽不出來。」

我還發現阿嬤的腳踝處一大片摔倒留下的瘀青血跡。
是什麼樣的子女,忍心自己的老母親在風中、在霧中、在夜色中獨自哀傷?

那晚,阿嬤堅持不留下來跟我們聊天、吃零食,也婉拒我們的陪伴。獨自牽著腳踏車滑行在東豐路的孤寂黑暗之中。

看著她逐漸變小的身影,耳畔一直傳來她的聲音:「他們都大學畢業阿,但是沒有一個人肯回來照顧我....」

她,還是每天孤獨的牽著腳踏車來到台南恩友,用堅強跟健談,掩飾她那顆被棄置的心。


(文/基督教台南恩友中心劉奇峯助傳)

獨居、獨眼,每天推著人家不要的手推車獨行到台南恩友來吃飯。

獨居、獨眼,每天推著人家不要的手推車獨行到台南恩友來吃飯。
她說她那部腳踏車被人偷牽走了。
偶爾手會顫抖,打翻杯子,飯碗。她會流淚,說自己老了,沒用了。
不管我們如何安慰她,她還是難過。

最近任職崑山科技大學的劉老師每周會來台南恩友一趟,關心大家。
她常常握著連阿嬤的手陪她說話,替她禱告。
那是蓮阿嬤每個星期唯一的期待。

我跟阿嬤說,以後把你接到永康恩友中心去住好嗎?
她搖搖頭:「我不能住別的地方,不然我小孩如果回來,會找不到我......

阿嬤的子女們,希望你們能看到她這段話。

 

■ 天倫一周

2014/02/02

過年前,蓮阿嬤突然不見了,我們去找她也找不到。除夕夜那晚,我們一直引領企盼她出現,可是總不見他蹤影。直到今天才有用餐的家人告訴我們她的兒子把她接回去台北過年了。

終於,她的子女想起了這個獨居在台南的老母親。
希望不只是接回去過年,而是從此讓阿嬤安安穩穩的頤養天年。

2014/02/04

獨眼滑行的蓮阿嬤傍晚的東豐路上,蓮阿嬤從轎車上下來,默默走進台南恩友中心來,單眼失明又有重聽的她,依舊選擇坐在那個角落,默默的。

他的兒子把她送回來台南時,僅直接送到恩友中心門口,然後就揚長而去。

原來阿嬤真的只是被接回去台北過年而已,天倫之樂只有短短一周。

「他明年還會接我回去過年....」阿嬤說。

一個80多歲的老人在台南獨居,卻叫她等待明年,是不是有些殘忍?

幫她準備了免洗操具,替她盛好飯菜,看她默默吃著,我竟不忍看她的無奈表情。

心,一路低沉下去.....


2015/03/30

蓮阿嬤受洗,感謝神

獨眼滑行的蓮阿嬤

故事出處
台南恩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