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

遺憾

原本每個月都會送去愛心物資,米糧菜蔬給阿嬤,並且陪她聊上幾句的。

你,是不是有時候會有些遺憾。

我想起作家的一段話:夏天的夜晚,狹窄的床,輕微的汗味。說出口的話。沒說出口的心情。已經被遺忘的承諾。未能實現的希望。落空的憧憬...

原本每個月都會送去愛心物資,米糧菜蔬給阿嬤,並且陪她聊上幾句的。兩個月前開始,她的大門開始深鎖,按門鈴不再有人出來開門。再也感受不到這個屋裡有人住了。

後來阿嬤的姊姊告訴我,阿嬤已經送到養老院了。阿嬤的姊姊是我們關懷的另一個阿嬤。

想起以前每次來,都感受到阿嬤倚門等候的期盼,總是拼命想搬出東西來招待我們,有時候是原本成串僅餘外皮轉黑的一根香蕉。

有時候是冰冷自己泡的茶葉水。或者幾顆花生米,或者吃到一半的吐司麵包。她分享給我們,她僅剩的所有...

她快七十了,從來未婚,一生侍奉父母直到去世。

到老卻沒有人侍奉她,只跟隔一條巷子的姊姊偶而有個照顧。姊姊家中也生變,沒多餘力照料她,僅剩用盡氣力的噓寒問暖。

阿嬤說她也曾有過少女的綺麗夢想,嫁個好男人的,但是一直沒有姻緣上門,甚至曾經給過她承諾的男人也遠赴外地不再回來。

她輕嘆著:有緣沒份。

小小的屋子,狹窄的單人木板床,掛著整排空衣架子的曬衣桿,地上拾來的紙板,瓶瓶罐罐,準備變賣換取金錢的雜物。

這是阿嬤的所有。走過一輩子之後的所有。

每次去,喜歡拉著我坐在矮凳子上跟我說話,老是誇我戴眼鏡很有學問,如果有我這個孩子可真好。我竟微微臉紅,不好意思。

跟她說,我們幾個都可以當她小孩兒啊,她開心的笑了。

後來去,她要想好久才記得我是誰,還沒想到會皺著眉頭,想到了就哈哈大笑:對齁,你是傳道..

我鬆了口氣,還好她想起了...

每個月送物資的時候,都會刻意在阿嬤家門口稍微停留。彷彿等著阿嬤出來開門一般。

想起跟阿嬤承諾,要常一點來看望她的,我來了,阿嬤卻不在這了。

也是遺憾。也是想念。

從事關懷的事工,我從不曾感覺辛苦,只是卻總覺得要很辛苦的,克服一些憂傷。

故事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