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想有個家

他,只想有個家

那些年,阿葵有一餐沒一餐的過著,原本內向戀家的他,因為想家,過著很憂傷的日子。

中華恩友例假日的傍晚,我來探望大家。阿葵正獨自吃著只在假日供應的善心朋友提供的愛心便當。突然覺得他怎麼噙著淚水?

以為他身體不舒服,詢問了他一番,他卻只是一直說著:謝謝傳道,謝謝傳道。

原來他一直想跟我說說話,但是因為生性內向,精神有些耗弱,一緊張起來就會結巴,逐漸地,他習慣把感情,心事都暗藏在心裡。

阿葵其實出身在一個不錯的家庭,是家中獨子,父母早年努力拼了一棟透天厝,還存錢貸款買了另一棟,一家三口認真賺錢繳房貸。

除了因為內向,一直沒有姻緣之外,阿葵其實沒什麼煩惱。

直到母親過世,父親開始迷上簽賭六合彩,先輸掉了一棟房子,另一棟拿去貸了許多錢,最後繳不出貸款,房子因而被查封。父親受不了刺激,心臟病突然撒手人寰。

原本跟著老板做鐵捲門的阿葵,精神大受影響,開始酗酒,然後摔傷腳變成跛腳,酒駕被抓去關,出獄之後工作也丟了。

他數年之間,睡在大伯家倉庫的門口,只是門口,因為父親的好賭也連累了大伯,大伯心中的怨,讓他對阿葵不聞不問。

那些年,阿葵有一餐沒一餐的過著,原本內向戀家的他,因為想家,過著很憂傷的日子。「一天拖過一天,什麼都不敢想……」阿葵輕輕說著。

直到那一日,他原本鐵捲門的老板來整理從法院拍賣得到的房子,原來就是阿葵家之前被法拍的家,見到阿葵淒慘的模樣,不忍心的帶他去整理儀容,剪去披頭散髮,修去長到彎曲的指甲,讓他洗了澡,吃了一頓飽。

最後替阿葵通報了社會局,送到中華恩友中心安置。

聽完阿葵的故事,我握握他的手,要他安心住在這,要乖乖跟社工去看醫生……

他只是一直說著謝謝。

我跟他說,不是謝我,是謝謝憐憫我們的主。

他點著頭。

他說著,他只想要一個家,他只想要有家人。

我懂,這原本不是非常大的願望,卻是阿葵朝思暮想的盼望。

我真的懂。

 

---阿葵受洗

阿葵受洗

 

故事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