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活一次的阿清

「少年的時候不會想,每天亂七八糟過生活,這次,我想讓自己再活一次!」



阿清好不容易找到了菜市場清潔的固定工作,每天努力賺錢,只為一圓租屋的夢想。

2014年的 2月 3日,他重新投入社會,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即將擺脫蝸居地下道的漫長日子,再次享受那份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的溫暖。

2013 0423

他叫做阿清,大家都說他力大無窮,嗓門奇大,飯量也夠大。

 

阿清自稱是最常見的典型街友,年輕時逞兇鬥狠,愛賭且愛喝酒,等到年紀大了,一無所成,沒有討到老婆,無子無女,淪落到街頭飄飄蕩蕩。

我初到台南的時候,阿清正好因為酒駕而被罰「勞動義務役」,每天掃馬路掃到傍晚 5點,然後匆忙趕到恩友來吃飯。常常超過規定的報到時間 5點 15分。

那時候的我,心沒有那麼的柔軟,也不懂體恤別人,總是死板地按照規定把他擋在門口要他下一餐再來。

他總是默默的失望離去,也從不跟我爭執。有些街友還好心提醒我,阿清以前是混混,要我提防點。

@ 恩友這餐是每天唯一可吃飽的一餐

不過阿清倒是不曾跟我衝突過,直到有一次我又照例把他擋在恩友門口,他才無奈的跟我說:「我每天掃馬路,根本沒時間賺錢,常常撿資源回收品,有時候撿一整個晚上, 20元都賺不到,來恩友這一餐,是我一天中唯一可以吃飽的一次 .......。」

我突然很難過也很自責,我也流浪過,也曾飽嚐飢餓難耐的痛苦,我應該是最能體會他心情的人阿!

規矩跟制度,難道真的要那麼死板嗎?
若因為墨守成規,而讓已然可憐的窮苦者繼續受飢餓之苦,那我們恩友還配稱為教會嗎?

於是從那天起,我宣布:「工作以及特殊情況,可以以事先登記,超過時間都可以進來吃飯。」

阿清從此跟我成了好朋友。

服完勞動役之後,他開始去打零工,不管是粗工臨時工清潔工,只要能賺錢,他都拼命去做,有時候一天接兩三份工作也不喊累。但是他還是每天到恩友來吃飯,每天準時到,跟著唱詩歌、讀聖經,總是幫我維持吃飯的秩序。

雖然他跟我沒有太多的交談,但是每當擦身而過的瞬間,我總能體會他的友善眼神。


 

@ 奇妙的浪子回頭

有一天吃飯時,有個專包廟會活動的人來找阿清,要他出車鼓陣拉大鼓(阿清在那個圈子十分出名,需要 2個人拉的大鼓車他一個人就可以搞定)。
可是他拒絕了。

「我現在信耶穌了,不可以再去搞那個東西...。」
阿清這麼跟對方說,他拒絕了一天 2400元的工作。(通常是 1600,但一個人扛 2400)

我突然好感動,我從來沒有去注意到他的心早已被我們親愛的主耶穌所軟化,他每天對福音的渴慕原來不是裝的。

「少年的時候不會想,每天亂七八糟過生活,這一次,我想讓自己再活一次。」

他笑了笑。他還決心要受洗了,我正在幫他安排時間。

他是我在台南這段時間以來,第一個跟我表達想要受洗的街友。

後來,阿清找到了市場清潔工的固定工作,那是台南最大的菜市場,雖然工作非常辛苦,他每天仍努力賺錢存錢,心中只有一個小小的心願,租個小房子,脫離生存在地下道的日子,給自己一方小小安穩的避風港。

   

文/台南恩友中心劉奇峯助理傳道 2013/4/23

-----------------------------------------------------------------------


@ 【在府城最大菜市場工作,仍擔心萬一工作沒了怎辦】

2013/6/6
20130606

傍晚,府城天氣悶熱,阿清剛下班,正在拿他的筷子準備進恩友中心吃免費供應的晚餐。談及白天在台南最大的菜市場清垃圾的工作,他形容每天都堆得像山一樣高。


阿清說,這是他約莫4個月前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雖然很累,但他努力做,年紀已有一把,常覺體力無法負荷,但為了賺錢擺脫流離生活只能用力拼。


還是一樣,阿清仍舊不願意貿然將所存的錢用來租屋,擔心萬一工作哪天又沒了,之後繳不出房租還不是得回街頭。因此目前仍住在台南公園附近地下道。


聆聽阿清的工作甘苦談讓我有很深的感觸。身為街友,多數人渴望有份安穩工作,早日重返社會,但對於有年紀的街友甚至獨居老人來說,卻顯得相當無奈與殘酷,體弱多病還是得靠自己打拚,才有經濟來源,若不拚,只能繼續餐風露宿.....。

另外,腳踏車上這一堆回收物,是阿清賺外快的方式。

請各位為這位認真的阿清加油和祈禱!

(文/網路志工 你聽得見)

----------------------

 


 

【阿清感覺自己成功了】2013/7/3

街友阿清傍晚來找我,告訴我他換了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以後應該趕不上回台南恩友用餐了,他緊握住我的手說,如果不是恩友,他或許還是每天與酒精為伴,前途茫茫然。

我問他有沒有感覺自己成功了?
他點點頭回答我:「跟過去黑白來的人生相比,真的成功了!」

我跟他說放假要回來吃飯?
「當然,我從來沒想過要離開恩友中心。」

加油喔,我的好弟兄!天父會如往常一般看顧你的。

----------------------

【阿清受傷了】2013/07/13

上個月底的某一天,阿清如往常一樣來到台南恩友吃飯。我卻看到他一隻眼睛瘀青紅腫。

當下我有點生氣,覺得他一定又是忍不住喝酒醉打架鬧事了。
問他怎麼一回事?他卻沉默不語著。

這個疑惑直到這幾天才經由另一個街友大支告訴我真相。

原來阿清碰到 2、3個之前的酒伴邀約他喝酒,他拒絕之後,對方認為阿清看不起他們,聯手毆打了阿清,而他完全不還手。

對不起,我的好弟兄,我誤會你了!我知道你已經完全跟過去脫離了關係,我再也不會懷疑你了。

我知道你在耶穌的家裡,已經完全找到正義之路了!

----------------------

【愛,很簡單】20131113

阿清爽朗笑著:「一個女生睡在地下道很危險啦,她有找到工作,就幫她一些,讓她早日離開地下道。」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638885806154302&set=a.634016679974548.1073741880.349463578429861&type=1&theater

----------------------
【街友,掰掰】20140203

終於,阿清租了房子,準備離開地下道蝸居的日子,重新投入社會,再一次享受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的溫暖。他笑著,又搖搖頭的嘆了聲氣跟我說,真的很不容易啊!

我們一直長期記錄阿清的一點一滴,看著他從酗酒之徒一路覺醒;
看著他到處打零工直到尋得固定工作;

也曾聽他無奈的訴說著,因為怕突然失去工作,而遲遲不敢租房子的辛酸。

他租了房子,我們很替他高興,照著主所安排的路,他踏實而努力地往前行著。加油!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