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生存的南哥

來自屏東的南哥,失去了親人和朋友,沒有了住所沒有了溫飽。唯一剩下的是對生命僅存的留戀。


所以他告訴自己:「有飯就要吃,有工作就要努力做;有人關心,就不要讓關
2014 0119心的人失望。」

 

穿綠衣服的是南哥(有沒有感覺很熟的名字?)住在東豐地下道 7號位置。

 

為何說 7號位置?因為當初社會局要規劃東豐地下道畫格子排位置時,南哥這個位置是 7號。
(不過後來沒有真的去劃分)

 

南哥說話很細很輕,如果不專心聽,常常會聽不懂他說些什麼。從遙遠的屏東流浪到台南將近一年了,反應不是很快,手腳也不是很靈活,所以常常找不到零工可以打。

 

但是他每天來用餐,洗澡,日子倒也湊合著過了下去。

 

直到那天,他不經意地露出腳底板潰爛的傷口,我們才發覺他因為受傷卻沒有錢看醫生 ......原本小小的傷口發炎腫脹而致潰爛-原來他走路越來越慢,是因為腳受傷的關係。

 

我們幫他開了「恩友義診卡」,帶他去願意替恩友義診的診所消毒包紮,醫生說若再晚一點來,恐怕要截肢了。

 

問他這麼難受,為什麼不跟我們說一下?他不慍不火的說:「以為小傷口,吐個口水就自己會好的。」

 

他告訴我他來自屏東,原本靠種田維生,因為被朋友騙去當人頭,擔任一家公司負責人,最後變成負債千萬,連祖傳的田都變賣殆盡,最後流落異鄉,在城市底層殘喘生存。

 

失去了親人,失去了朋友,沒有了住所,沒有了溫飽。唯一剩下的,是對生命依然有所留戀。所以他告訴自己:「有飯就要吃,有工作就要努力做;有人關心,就不要讓關心的人失望。」

 

所以他在台南恩友,總是把謝意掛在嘴上,掛在臉上。總是和顏悅色的回答別人的問話,總是認真地讀聖經,總是努力地唱著詩歌。

 

那天,行傳教會的阿彬來探望南哥,坐在他旁邊陪他唱詩陪他聊天,他後來感動到落淚。「我的兒子以前就是這樣陪著我的,只是現在也不知道在哪了。不知道還會怨恨我這個沒用的父親嗎?」

 

空氣瞬間凝凝結,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只能靜靜傾聽。

 

有些人,從來未曾想過要成為一個漂泊異鄉的人,但是有一天他們因為一個不經意,才發覺,家,已經成為一個過去式了。

 

( ps:台南街友多以中高齡失業者及失依老人為主 )

文/劉奇峯   2014/01/19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