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的生存哲學

「阿全」沒有學歷,身材矮小,還有僵直性脊椎炎,獨自一人流浪在廣大府城的陰暗角落 .......


2013 0605有零工就打,有食物就吃,累了找地下道睡。
他說自己「很好養」,餿水桶最上層的食物常常吃了也不會拉肚子,常常「不小心」又活過了一天。

 

「阿全」的綽號叫做「老鼠」。


他說自己因為從小長的瘦瘦小小的,所以一直被叫做老鼠。

 

「你知道嗎?老鼠隨便都能活下去,不需要吃很好,任何一個地下道都能鑽進鑽出,所以是隨便吃、隨便住、隨便活。」有一次他這麼告訴我。

 

他老愛自嘲自己是個老遊民,不是年紀老,是因為流浪在外已經快 10年了。資歷夠老了。

 

「阿全」出生在一個農家,沒有田產的佃農家裡。因為是長子,小學畢業就被叫去田裡工作,讓其他弟妹有書讀。不過,當他的父母去世,弟妹各奔前程後,卻沒有人記得這位兄長當年如何為大家犧牲。

 

「阿全」沒有學歷,身材又矮又小,還有僵直性脊椎炎,他獨自一個人流浪在廣大的都市陰暗角落,有零工就打,有食物就吃,累了找個地下道就睡。

 

他說自己「很好養」,餿水桶最上層的食物常常吃了也不會吃壞肚子。常常「不小心」又活過了一天。

 

他老愛自我嘲諷,或許就是看淡了人生吧。不積極求生存,往往卻能夠奇蹟式存活下去。

 

猶記得他來到台南恩友中心的第一天,剛好已過了供餐時間好久,我們都已收拾好準備打掃拖地了,跟他說沒有東西可以給他吃,他竟然跟我說廚餘桶的食物他也可以吃。

 

我當然不會忍心讓他吃廚餘桶的食物,趕緊要同工替他拿了泡麵配上一些罐頭讓他充飢。從那天起,「阿全」也開始固定到台南恩友來用餐了。

 

我們大家都把他當作自己的弟兄看待,可是他自己卻總要把自己當成卑微的人。老是把「失禮」兩字掛在嘴邊,入座時總是怕坐到別人位置而道歉個不停,可是台南恩友原本就是有位子就自由入座的啊。

 

排隊領餐時,老鼠若排在前面也會不斷跟後面的人道歉,仿佛排前面是罪過一般;領個物資也一直跟同工弟兄道歉,甚至有一次我從外面回來,他一看到我就猛點頭說:「拍謝喔!」

 

我從不知道他做錯了什麼事,卻心疼著他把自己看得如此卑微。

 

我常常跟他說,天父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人是高高在上的,但也不用把自己看得這般低賤啊。

 

「喔,失禮喔 .....」他又對我哈著腰道歉。

 

然後有一天「阿全」這麼告訴我,他是「老鼠」,「越把自己看的低下,對人越沒有威脅性,越容易活下去。」那是他從小被欺負到老所領悟的生存哲學。

 

這才明白,原來漂泊在外無依無靠的旅人,是如此看盡人生百態,才能悟出這番生存的模式。

 

每一個街友面對社會,似乎都有某種自我保護的方式,讓自己在角落裡不被傷害。
老鼠,選擇了這種方式。

 


文/劉奇峯   2013-0605




【努力拖地的阿全】2014/01/202013 0605 2
這些日子以來,阿全每天下午來到台南恩友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拿起拖把來把整個大廳拖一遍。


他說這是他想到唯一能替主耶穌做的事工。


在這裡也要感謝大光長老教會的鄧執事,最近都提供一些工地的零工給阿全上工,賺些零用錢。

阿全說其實不是最缺錢,但是身上一毛也沒有的日子非常可怕,好像人生充滿了絕望,口袋連銅板撞擊的聲響也消失很久了。


沒有上工就替耶穌工作,老鼠說喜歡這種感覺,很喜樂。


加油,阿全。下一秒只會比這一秒更好,因為天父非常愛你!!


文/台南恩友中心劉奇峯



【寒冬中的溫暖】2014/01/22

2013 0605 1氣象報導今晚氣溫將驟降至八度,聽了令人不禁打顫,而與行傳教會的青年前往東豐地下道發送麵包,沿途也是寒風凜冽。不過,地道裡的阿全心卻是暖和的。

他說,今晚很溫暖耶,農曆年前一連三批不同的人帶著愛心來地下道寒冬送暖,關懷他們這些在街頭奮鬥的小民。


前兩批是台南市政府社會局一行人10多個,為他們送來數件包著塑膠封套的禦寒新衣;另有婦人特地煮來薑茶端給大家喝。

 

而行傳教會的年輕人9點半又出動來為他們送麵包和祈禱也很驚喜。你覺得這樣好嗎?

 

「賀啊。我很尬意這樣。阿全邊說臉頰邊泛起靦腆笑容。

問及就業狀況,阿全說,很辛苦啊,白天的工作時有時無,也都是打零工接case這種。只要工地有要搬東西,雇主就會到地下道邀他們來作臨時工。


為了賺錢早日擺脫貧窮的處境,阿全幾乎哪裡有工作他就往哪跑,幾天後他又將再次跳上單車,騎著單車到高雄小港去幫忙宮廟抬轎迎神明。(這也是街友容易找到的臨時工之一,對低學歷的阿全來說特別寶貴。)。


@ 練就單車本領

阿你這樣騎到高雄要多久?「大約五個小時。」阿全氣定神閒地說,雖然很累,但習慣了。流浪的這些年來,他已練就長途跋涉的單車本領,台南到高雄的長途跋涉早已經歷過許多次。不過這還不算甚麼,因為之前還曾有過街友到屏東,也是作類似差事,且是用走的。


其實,阿全的老家不在台南,而是台中豐原,是豐東國中的元老級學長。流浪之後,因自己單身沒子女照顧他,加上親人四散沒再聯繫,「所以只能老來孤苦」。

 

就這樣,阿全獨自勇敢地承擔關於街頭的一切磨難。雖然起初流離失所時,得學習睡在街頭,頗難適應,所幸老天眷顧他,從小就賜他強健的體魄,即使露宿街頭至今也罕有感冒。

@ 努力不成為街友是新年新希望

「一開始流浪時還真的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吃的。」阿全,還好當時在高雄就有接觸恩友中心,解決他三餐不繼的煩惱。因此他這隻飄盪小船來台南時也懂得要找恩友作避風港

平時在台南恩友聚會和吃飯的阿全,就像許多在恩友聚會的街友一樣,因為有地方盥洗,身體乾乾淨淨,走在路上甚至讓人很難分辨他是流浪者。

 

全語帶感激地說,恩友的劉傳道努力幫他找工作,「那種用心我一直都感受得到。」最近一個喜訊令他雀躍。一位教會會友願意提供在工地顧工寮和清潔的工作,他很期待。因為若能有穩定月薪,即使22k對他也是意義重大,代表有機會可以存錢和租房子了。

炯炯的目光在昏黃燈光中閃爍,阿全最後煞有介事的強調,「待在這裡(地下道)不是我的希望!」像是在訴說自己遠大的抱負一樣。也許你我每人都有自己的新年新希望,但阿全的願望是:新的一年他會繼續打拼,努力不成為街友。

誰說homeless都好吃懶做?阿全的故事即是活生生的見證,有骨氣的見證。我們一起為他祈禱和加油吧。

還有,雖然地下道相對於公園或車站外面而言,是露宿者較溫暖的休憩空間,但寒流發威,即使在地下道也是好冷。願大家身體健康....。


作者/網路志工_你聽得見






【不再是老鼠的阿全】2014/03/06
2013 0605 3

 

年過後,替恩友中心完成府城遊俠活動的老鼠,原本等待著我們替他找到的工地工作。

 

這天晚上,他用餐完畢幫忙教會拖完地,坐著跟我聊著天。突然說道:「越來越習慣教會了。」


我順口回他:「那就留下來當我的同工,不要在流浪。」他點點頭,返身離去。


須臾片刻,他把自己的隨身家當揹來了台南恩友中心。他開始成了這個家的一份子。他說以前沒有答應我來當同工,是想多賺一些錢,以為有錢才能回到社會。


年過完之後,突然覺得睡在地下道非常心酸,也覺得自己並不是那麼缺錢,因為沒有很多物質慾望。

 

最重要的,這裡給了他很多溫暖,讓他越來越眷戀這裡。

 

曾經那麼一晚,他在地下道一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索性走上來東豐路閒逛著,走到教會門口,看著會堂裡仍然發光著的十字架,穿過玻璃門仿佛包覆起他多年來孤獨的心。

 

於是他決意要找時間跟我談談自己內心的轉變。

 

曾經漂泊的浪子終於明白家在那裡了。
這也是重新投入社會的方式啊!
從耶穌的家裡開始出發。

他不再是地下道的老鼠。
他是我台南恩友的同工,家人。
請叫他阿全。

 

文/台南恩友中心劉奇峯傳道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