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的生存哲學

「阿全」沒有學歷,身材矮小,還有僵直性脊椎炎,獨自一人流浪在廣大府城的陰暗角落 .......


2013 0605有零工就打,有食物就吃,累了找地下道睡。
他說自己「很好養」,餿水桶最上層的食物常常吃了也不會拉肚子,常常「不小心」又活過了一天。

 

「阿全」的綽號叫做「老鼠」。


他說自己因為從小長的瘦瘦小小的,所以一直被叫做老鼠。

 

「你知道嗎?老鼠隨便都能活下去,不需要吃很好,任何一個地下道都能鑽進鑽出,所以是隨便吃、隨便住、隨便活。」有一次他這麼告訴我。

 

他老愛自嘲自己是個老遊民,不是年紀老,是因為流浪在外已經快 10年了。資歷夠老了。

 

「阿全」出生在一個農家,沒有田產的佃農家裡。因為是長子,小學畢業就被叫去田裡工作,讓其他弟妹有書讀。不過,當他的父母去世,弟妹各奔前程後,卻沒有人記得這位兄長當年如何為大家犧牲。

 

「阿全」沒有學歷,身材又矮又小,還有僵直性脊椎炎,他獨自一個人流浪在廣大的都市陰暗角落,有零工就打,有食物就吃,累了找個地下道就睡。

 

他說自己「很好養」,餿水桶最上層的食物常常吃了也不會吃壞肚子。常常「不小心」又活過了一天。

 

他老愛自我嘲諷,或許就是看淡了人生吧。不積極求生存,往往卻能夠奇蹟式存活下去。

 

猶記得他來到台南恩友中心的第一天,剛好已過了供餐時間好久,我們都已收拾好準備打掃拖地了,跟他說沒有東西可以給他吃,他竟然跟我說廚餘桶的食物他也可以吃。

 

我當然不會忍心讓他吃廚餘桶的食物,趕緊要同工替他拿了泡麵配上一些罐頭讓他充飢。從那天起,「阿全」也開始固定到台南恩友來用餐了。

 

我們大家都把他當作自己的弟兄看待,可是他自己卻總要把自己當成卑微的人。老是把「失禮」兩字掛在嘴邊,入座時總是怕坐到別人位置而道歉個不停,可是台南恩友原本就是有位子就自由入座的啊。

 

排隊領餐時,老鼠若排在前面也會不斷跟後面的人道歉,仿佛排前面是罪過一般;領個物資也一直跟同工弟兄道歉,甚至有一次我從外面回來,他一看到我就猛點頭說:「拍謝喔!」

 

我從不知道他做錯了什麼事,卻心疼著他把自己看得如此卑微。

 

我常常跟他說,天父創造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人是高高在上的,但也不用把自己看得這般低賤啊。

 

「喔,失禮喔 .....」他又對我哈著腰道歉。

 

然後有一天「阿全」這麼告訴我,他是「老鼠」,「越把自己看的低下,對人越沒有威脅性,越容易活下去。」那是他從小被欺負到老所領悟的生存哲學。

 

這才明白,原來漂泊在外無依無靠的旅人,是如此看盡人生百態,才能悟出這番生存的模式。

 

每一個街友面對社會,似乎都有某種自我保護的方式,讓自己在角落裡不被傷害。
老鼠,選擇了這種方式。

 


文/劉奇峯   2013-0605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