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場熱水澡開始

我突然一陣心疼,在我們平常視為理所當然的熱水澡,他竟盼望了三年。..........

「在我們平常視為理所當然的熱水澡,他竟盼望了三年。」台南恩友中心剛設立的時候,就準備了浴室提供大家沐浴之用。


但一開始因為經費不足,沒有辦法供應熱水。因為是夏天的台南,冷水似乎還可以湊合著用。可是當寒冬來臨,我們發覺洗冷水澡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


2014 0126於是我們開申請經費買了電熱水器,後來發現 220伏特用的電線非常貴,又是因為經費不足而擔擱了一段時間。


等到買了電線張好熱水器,才發現樓上水塔的水壓不夠,必買抽水馬達,不便宜的馬達。省吃儉用的湊出馬達錢,終於正式的供應了熱水。

 

他是肇伯,那天傍晚走進了台南恩友中心,成了第一位享受到熱水滋味的家人。洗完澡出來,他輕輕告訴我:流浪快三年了,第一次洗到熱水澡。

 

我突然一陣心疼,在我們平常視為理所當然的熱水澡,他竟盼望了三年。

 

「以前恩友還沒開的時候,只能在夜色中跑到台南公園的公廁那邊胡亂沖一沖,有了恩友中心,雖然只有冷水,但是至少有個私密的空間讓我們可以從容的洗好澡 ......」趙伯緩緩訴說著。

 

他是個漂泊在台南東豐地下道的旅者,他說他少年不學好,所以老來只能流浪。所以沒有什麼不甘心的。只是儘管漂泊,他仍然常想著,想著某一個寒冷的夜晚,能夠好好洗個熱水澡,然後帶著暖意,進入溫暖的夢中。但是這一個期盼,竟也盼了三年。

 

肇伯說,以前常去找工作,雇主都嫌他身上有異味,不肯錄用。即使幸運找到工作,辛苦一天之後卻因為無處可清洗一天的塵埃,再次留下滿身汗臭味而失去工作。

 

「睡覺方便解決,地下道公園邊隨便睡一下就好,可是沒地方洗澡,真的是我們這種流浪者心中很深沉的痛。」他訴說著。有人嫌他們不注重衛生,但是可想過他們真的找不到洗澡的地方啊!

 

他說從那天的第一場熱水澡開始,他開始在寒冬中能帶著暖意入夢。夢裡總以為自己睡在很久以前,尚未破碎的幸福家中。

 

( ps:台南街友多以中高齡失業者及失依老人為主 )

 

文/劉奇峯傳道   2014-0126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