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了名字的人

這裡是恩友中心台南東豐路教會前的大馬路。車水馬龍的平坦四線道,曾經帶來多少街友?

 

2013 0518這裡是恩友中心台南東豐路教會前的大馬路。車水馬龍的平坦四線道,曾經帶來多少街友?我們記得的有多少?


而又有哪些人已經在我們生命旅程中,成了被遺忘的人?十月底的清晨,我們台南恩友出現了一位街友。


他渾身髒汙,身上散發著異味,即使十月的朝陽灑在他的身上,也照不暖他身上不住的顫抖。

 

我招呼他進來,他猛搖頭直說自己身上太髒,不好意思。我微笑著引他進來,替他準備了一套乾淨的換洗衣服,發現他是打著赤腳的,乾脆把自己前一天剛買的拖鞋給他換上。

 

等他洗好澡,我把廚房同工煮好的麵食遞給了他,要他趁熱吃了。在他吃麵之前,我告訴他可以為自己禱告,他有些驚慌的問我:「我不會禱告,要怎麼做?..」

 

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靜聽著就好」。

 

我那天是這麼說的:「我們在天上慈悲萬能的天父,親愛的 主 耶穌,我們感激祢在這個早晨,引領我們最親愛的弟兄進到您的家裡,請祢撫慰他驚慌的心,讓他好好吃下您賜給他的飲食 ........」

 

他紅著眼睛吃著熱騰騰的麵食。

 

他在台南恩友停留了 2天,第 3天起失蹤了,直到第 5天他拉著一台小托車回到恩友,上面裝滿高麗菜、青椒,還有一些葉菜類。

 

「這些菜給教會的弟兄 (街友) 們吃,對不起我撿了 3天資源回收,只能換到這點菜....。」他真誠的跟我訴說著。


第一次,我在台南泛紅了眼眶。

 

他跟別人借了小拖車,不分日夜的連撿了 3天資源回收,甚至犧牲了睡眠。「我要離開台南一段時間,謝謝你們對我那麼好。」他安靜的告訴我。我還是替他禱告了,跟他說有空要回來看看。

 

他一直沒有再回來,我時常會想起他。


然後某一天,我突然想到自己竟沒記住他的名字,當我去翻出數月前的供餐簽到簿,竟不知道他的名字是哪一個。

 

我遺忘了他的名字,有一天也會遺忘他的長相,但是不能遺忘的,是他曾經盡己所能所付出的愛。


我遺忘了你,但我想跟你說,我們的 主 耶穌一定不會遺忘你。

 

保重了,我親愛的弟兄,一位在困苦流離中展露過人性光輝的漂泊者。

 

文/劉奇峯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