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之後

將近五年了,蓮阿嬤一直在台南恩友中心用餐。五年之前,我曾經用憂傷,憤憤不平的筆觸來寫她的故事。

可是五年之間,阿嬤卻總是用著爽朗的笑聲跟笑容生活在這裡,沒有任何埋怨,用她的樂觀替我們打氣著。

阿嬤獨居在北門路的小屋裡,今年86歲了,一隻眼睛失明,每天推著超市買菜用的手推車支撐著身體,踽踽而來。

20160426

每年的春節前後,住在台北的兒女把她接去過個幾天,然後阿嬤必須獨居著,等待著來年的團圓。

那時候,我曾經替阿嬤不平著,是怎樣的子女,能讓一隻眼睛失明的老母親孤獨生活著只等待一年一次幾天的天倫呢?

可是阿嬤從來沒有埋怨過,她總是說,子女各有各的工作,孫子孫女成群,大家都要忙啊,他們要接我去一起住啊,是我自己要守在台南的老家啊。

後來知道,阿嬤來自江蘇,民國三十八年跟著先生隨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來。「有多少人因為戰爭夫妻相隔兩岸,一生沒有再見過面,我們很幸運,兩夫妻一同來到台灣台南落地生根,開枝散葉阿...」國語超流利的阿嬤滔滔不絕的說著。

說起往事的蓮阿嬤,是知足的,是開心的。

即便阿嬤樂觀,偶而的情況,我們依然神傷。

比如我來台南的第一個除夕夜,阿嬤在夜色中摸索到了恩友中心,敲開我們的門,問我可以一起圍爐嗎?原來兒子明天才會來接阿嬤,這個除夕夜,阿嬤必須自己撐過。

因為這一夜的阿嬤,台南恩友中心第二年開始為所有必須孤獨過年的朋友們除夕鎮夜開放,也為大家募集糖果餅乾飲料陪大家圍爐。

每年從台北回來,阿嬤都會高興地告訴我們子孫成群的開心。

「我一回到家,孫子就說阿嬤好臭,我不要給阿嬤抱...」,阿嬤獨居,手腳不方便,有時候衣服不常換,也不能勤於洗澡,「呵呵,小孩子不懂事,不懂事..」

阿嬤爽朗笑著,我卻覺得她用笑,掩飾著一絲絲的尷尬。

幾年前,阿嬤的手開始不穩,偶而會抖,吃飯的時候有時候會把飯菜撒在地上,甚至打翻飯碗,旁邊有些人會嫌棄阿嬤,我總是微慍的告訴大家:她已經是八十幾歲的人了,幹嘛要為難老人家,請把她當作台南恩友中心的寶貝。

曾經有粉絲頁的朋友特地為阿嬤送來不鏽鋼碗跟鋼杯,我們一直沒忘記這份貼心。
不過令人高興的是,阿嬤胃口很好,直到現在每餐都可以吃兩大碗喔。

有一段時間我比較常在高雄恩友支援,阿嬤常常見不到我,有一次我回來,她拉著我的手說:「你都不回來,不要我們了喔?」她像小孩一般叨念著,我握緊了她的手。

這是五年之後我再次寫阿嬤的故事,沒有激情了,只是更加體會一個老人的樂觀及孤獨。
她是飄洋過海來到台南的蓮阿嬤。

還有一直ˊ陪伴著她的台南恩友中心的一些紀錄。

相關閱讀:獨眼滑行的蓮阿嬤

資料來源:台南恩友FB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