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貓的阿嬤

阿嬤住在一方租來的升斗小室裡,看著兩隻貓咪然後說:「別人都笑我自己都吃不飽了,還養什麼貓。」

 

2013 0617

 

第一次去探訪阿嬤的時候,一開門就被急竄而出的貓咪嚇了一跳。


在一方租來的升斗小室裡,阿嬤看著兩隻貓咪然後對著我說:「別人都笑我自己都吃不飽了,還養什麼貓。」「若是無這兩隻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住在墓仔埔.....。」阿嬤輕聲的說道。


七十幾歲的獨居阿嬤,每個星期要去醫院洗腎兩次,雖然身心都是那麼的孤苦無依,說話的語氣依舊如同傳統的台灣婦女那般不慍不火。


阿嬤告訴我,他的兒子在高雄當廟公,很少回來,每個月幫他付 2000元的房租,替他繳健保費,但是也沒有多餘的錢給阿嬤當生活費了。


「我一個老人吃不了很多,你們教會現在每個月又給我這些食物,我已經很滿足。」說著說著,阿嬤突然眉頭皺了一下 .............


「一個人很孤單,我那個兒子又不喜歡回家,有時候兩、三個月也見不到人影」我突然感覺空氣凝結在一起,彷彿把我的心也冰住了。


這些獨居的老人,其實不用很多錢就能維持住最基本的生活所需,但是對於他們需要的陪伴,卻往往是社會各界所忽視的。


在這麼小小的房間裡,阿嬤每天面對的,是冰冷的牆壁,以及無聲的傢俱,有時候連自己的呼吸聲,都會驚嚇到自己。


所以阿嬤養貓,因為養貓,他才能夠感覺自己的存在。


「以後不用拿那麼多東西來,只要想到阿嬤,偶爾來看看我就好‧‧‧」阿嬤送我們到門口,言語中透露出對我們離去的不捨。


貓咪在門口望著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在替牠的主人感謝我們。而我們,卻要在下個月初才能過來探望。


阿嬤,依然只有貓咪陪伴。

 

文/劉奇峯   2013-0617

 

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